论坛注册 登录
光影久久华语电影资料库 返回首页

猪悟静的个人空间 http://gy99.org/bbs/?1097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古龙影视简介电影篇

已有 1388 次阅读2012-3-5 03:08 | ,

我想,许多出生较晚的人,都以为在影视圈是绝对的金胜于古,金庸的射雕,神雕,天龙八部一再被翻派,几乎每部都风靡大江南北,而古龙的作品被搬上银屏的,总是让人大倒胃口,骂声一片。
    于是乎,罢黜百家,独尊金庸的呼声不绝于耳。而古迷在不服气之余,也只能黯然神伤。以为古龙无好剧。其实不然,古 龙影视,尤其是电影曾经经历过辉煌灿烂的年代,引领影视圈10余年。古龙电影甚至超越了自身作品,影响了整整一代武侠电影的风格,这一点,是金庸影视所不具备的。
    写此文于古龙二十周年年忌辰,就是为了与大家共同缅怀古龙,追朔属于古龙的光辉岁月。
  
    古龙电影的鼎盛时期,是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  

    70年代中期,香港武侠电影陷入低迷,一方面,像《独臂刀》中方刚那样的一脸正气,方正仁厚的大侠越来越不对新时代年轻人的胃口,另一方面张彻倡导的暴力武侠陷入“杀兄—报仇—惨死”的套路,缺乏新意,也失去了以往魅力。
    事出偶然,1976年,当时担任邵氏编剧的倪匡读到古龙新作《流星蝴蝶剑》,颇为赞赏,于是推荐给当时手头无戏可拍的楚原,两人一拍即合,结果《流星蝴蝶剑》的上映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不仅倍受到影迷青睐,更在亚洲影展获两项大奖。
    一石激起千层浪,邵氏电影公司制片方逸华看中了古龙的商业价值,继而把《天涯明月刀》《楚留香》《白玉老虎》《英雄无泪》等二十多部著作拍成电影,几乎部部票房狂收,从此港台刮起了长达十年的古龙旋风,悬疑奇情,浪子刀客几乎成为那个时代武侠电影统一的风格。一时间古龙的声名如日中天,风头远远盖过了当时涉及影视领域较少的金庸,成为那个时代武侠的代名词。

    那时的古龙电影基本上可分为港派和台派,两派风格迥异,各有千秋。

    港派古龙以楚原为代表,楚原导演的古龙电影可以称作布景式古龙剧,不仅有着悬念丛生跌宕起伏的剧情,而且有着瑰丽的布景设计和灯光效果,刻意追求唯美的艺术境界。
    经常出现诸如残阳冷月、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红枫白絮,极具古典气息,与古龙作品本身的神秘与浪漫浑然一体。在这一点上,除了楚原本身的艺术才华外,还得归功于邵氏公司的专业精神。邵氏公司拍武侠往往舍得下血本,力求电影的精致。
    71年张彻拍《新独臂刀》时,邵氏公司特别花了一百多万(在那时是个天文数字),在一依山临海的的险要之处建了一座虎威山庄。邵氏拍古龙,自然也丝毫不含糊,为了拍摄《萧十一郎》中“玩偶山庄”,邵氏公司真的选了一个大房间,在里面做了一整套玩偶山庄的模型,造型古色古香,惟妙惟肖,十分精致,而且和真实的拍摄基地一模一样。为了更有逼真效果,邵氏还做了一个比人还大的茶杯,几根架在墙上的大筷子,令你在感叹惊艳之余,多少生出点对制作者用心的佩服。

    楚原电影的剧情则注意刻画人物情感及人性的冲突,尤其是在金钱美色名誉面前人性的迷茫。电影《萧十一郎》里,天公子说:“天地万物皆为玩偶,只不过物是人的玩偶,人是天的玩偶”,“世人都很愚蠢,所好的不过酒色财气,我只不过送出一把割鹿刀,一个漂亮的女人,就连英雄如你们两位(萧十一郎和连城璧)都最终还是落入我的手中”,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楚原与古龙在精神上的共通之处。

    有时由于电影篇幅的影响,与原著内容不尽相同,却有异曲同工之妙。在狼窟,沈碧君问:“你懂得行医?”萧十一郎回答“我不懂行医,但我懂得怎么活下去”一语道出两人身份的不同。沈碧君在临别狼窟时,种下了一棵水中花,后来沈碧君失踪,萧十一郎回到狼窟却意外的遇见了她,她说:我回来看它。这种含蓄而微妙的情感与古龙的小说如出一辙。

    又如,古龙的作品充满着对底层人或苦命人的怜悯。《天涯明月刀》里的妓女小婷,孤苦伶仃,为一两银子出卖自己,活着几乎连痛苦也感觉不到了。
    是个典型的挣扎在社会底层的苦命人的艺术形象。电影《天涯明月刀》里的小婷出场仅仅三分钟,却仍然可以揪起你内心的伤感,一身单薄的黄衣,瑟缩在冷风中,颤巍巍的讨着一口面,十多岁的小姑娘,挣扎在泥浊里,已是身染性病,可还是常常吃不上一碗面。
    在临死前,她想问傅红雪的名字,傅红雪摘了一朵黄花给她,说:“我没有名字,你就叫我黄花吧。”她说:“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花。”无名无姓,来去匆匆,人比黄花,易凋易谢,可叹青春飞逝,红颜薄命,怎能不伤感。楚原之匠心,可见一斑!

    另外,邵氏古龙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就在于它揉进了香艳的成分。众所周知,古龙的书里有许多男欢女爱的片段,比如裸露恫体,投怀送抱之类。综观几十年古龙影视,也只有邵氏敢按原著拍了。不仅完全裸露,而且还都是美女,曲线动人。
    天涯明月刀里,恬妮(恬妞的姐姐,著名艳星)饰演的明月心先是叫来全裸两女,呈缠绵做爱姿势躺在床上(有楚原艳情片爱奴的影子)。看到傅红雪不受诱惑后,又宽衣解带,亲自色诱,其中还有个对乳房的特写。蝙蝠传奇中那一网美人鱼,也都是真人全裸。当时年龄尚小的我看得目瞪口呆。可惜,大陆引进版的出于对性的偏见,尽数删去,现在一般影迷是无福消受了!

    邵氏古龙的缺陷则在于后期公式化的剧情和某些语言,过多的卖弄玄疑。其中有句台词,叫“某某不愧为某某”,“某某果然是某某”,这样的话一开始听还觉得有古味,听多了就觉得很假,甚至有点恶心的感觉。演员也较为单一,狄龙井丽几乎是一成不变的主角,而同期的台湾派古龙电影则弥补了这样的不足。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台派古龙电影在数量上要远远大于港派,取材的范围也更广泛,象《护花铃》,《欢乐英雄》等较为冷门的作品也都被搬上银幕。古龙自己在80年代组建雪龙电影公司后,更是出现了一些像《剑气满天花满楼》,《情人看刀》这样的没有小说原著的“专业电影”,这样,至80年代中期,除古龙最早的几部作品外,古龙小说皆有了自己的电影版。

    由于这些台湾电影是由不同电影公司所拍,数量较多,因此质量良莠不齐,风格有一定的差异。最常见的是倪匡和古龙任编剧,其中不少感觉比港剧更有古龙的风骨。它们最大的优点,就是氛围的营造。
    如果用"疑惑"来概括邵氏古龙电影,那解读许多台湾古龙剧的关键词无疑是"肃杀".  

    台湾古龙首先是场景渲染气氛,经常是片头便是一个场景,与楚原的布景电影不同,台剧多用外景,有些外景选得很漂亮,或为荒凉的大漠,或为月下的群山,或为清冷的街道,即使是布景,也通过色调的调节,给人苍凉,冷酷,傲然,诡异之感,略带压抑和愁绪。
    《风铃中的刀声》的序幕,便是漫天风沙,姜断弦与花错对峙。特别有一点,台片中自然流露的寂寞之感是港片绝没有的。
    然后以配乐烘托气氛,楚原电影较少用配乐,至多就片头用一点,而台湾电影则常常跳动着音符,用音乐来表达那些肃杀与柔情,使剧情有紧张急迫感。那些电影留下了不少首动听的主题曲,像《护花铃》:“铃儿铃儿常相伴”《大地飞鹰》“黄砂莽莽——不知天涯在何方”《名剑风流》:“红莲花——一根竹竿天下跨”其中,《名剑风流》还获得过台湾电影的最佳配乐奖。

导演还善于用语气加重气氛。古龙书中的人物,不管浪客游侠,枭雄魔头,均是神采飞扬,极具个性魅力。语气中自然的透露着独立与孤傲。
    楚原的古龙电影过于偏重情节进展和美工设计,对人物性格则缺乏精雕细琢,即使用和书上一样的台词,有时也感觉不出古龙笔下人物的神采。而台派古龙电影,则更多采用加重语气,使人物一出现,就有了一种压迫性的气质。一个字“酷”。导演有时更是完全照搬原书对白,用对白引领剧情发展。
    如“你就是做什么事都错的花错?——不错!”“影子是不会杀人的,只有人,才能杀人!”“我哪点要命?——你做事怪得要命,有时侯好的要命,有时你要别人的命,有时别人要你的命”,几乎一听到这样的台词,就能立刻感觉到是古书中的人物。这个特点后来突破了古剧的范围,成了那一代武侠电影一贯的风格。

    从武打设计方面说,台派电影也是参差不齐,有些非常出色。其中,我最欣赏《风铃中的刀声》《月夜斩》《弹指神功》。《风铃中的刀声》集中突出一个快字,致力于一刀解决问题,姜断弦出刀如同电光一闪,有时根本看不清他出手。
    电影配音也是恰到好处,落刀铿锵有力,很有切割的质感。电影里多次用特技显示他的刀快。一次是静坐蒲团,一刀砍下苍蝇的一对翅膀。接着透过房间的搁版把刀插进袭击者的头顶,一刀一个,例无虚发。还一次是用刀划过田灵子胸膛,留下一道红线。田灵子开始毫无知觉,还舔噬胸前鲜血,谁知身子一转,胸前鲜血突然喷涌而出,看得身边的牧羊儿心惊胆战。
    最后和黑衣死士的大战更为惨烈,死士分三批袭击,第一批常规组消耗体力。第二批暗器组,四人一队,每队牵引一张布满暗器的铁网从天而降。第三组最为夸张,一刀被砍断后还会自爆身体。按武打效果而言,这部电影完全达到了90年代中期的水平。刀快,心里更爽快!

    月夜斩的招式则比较奇特,月夜斩发威,必然是在月圆之夜,刀身见月反光,然后敌对两人高高跃起,身子不动,在月亮的剪影下飘过,斩招在一瞬间发出.这个绝招给人印象极为深刻,网上下载处称之为一代经典,丝毫不为过.
    在这还不得不说说古龙自任监制的那些片子,由于年代原因我看得不是很多,看过七种武器系列和其他少数几部。感觉在精神和情节上与原著最契合,只是电影表现得更自白些,有些地方对人生的体悟比原著更上了一个层次。印象最深的要属《剑气萧萧孔雀翎》,原书的结尾处在高立死后,古龙简单的写道:
    秋风梧没有回答,却俯下身,拾起片落叶。
    他凝视着这片落叶,眼睛里又充满了那种无可奈何的痛苦和悲
    树叶又何尝愿意被秋风吹落。
    一个人的生命,有时候岂非也正如这片落叶一样……

    仅仅是感叹人生的无奈与生命的脆弱,对这段文字,我曾经很不满意,难道说高立为他而死就是一个“无可奈何”便可敷衍过去么!他就死得如此理所应当?

    而电影则详细描述了秋风悟在友情与尊严之间抉择时内心的冲突,以及对高立的愧疚。
    片尾,又是黄昏,落叶纷飞,秋风梧立于高立的坟头,追悔往昔:高立,你虽然死了,但在我心里,你永远活着,孔雀翎给了你无畏的勇气和信心,让你战胜了敌人。而我,却为了尊严,变成了自私的人,现在,我才领悟到,自私是种多么可怕的武器,它比世界上任何武器都可怕的多,我只希望现在躺在荒冢里的不是你,而是我这个自私的人~~~

    这个片尾让我感动了很久,或许这样,才是我理解中的友情。
  古龙自拍电影的布景相对简陋一点,不过倒是挺唯美的。缺点恐怕就是武打不怎么好看。也许是资金原因吧,也或许一个一流的作家不一定也是一流导演。
    总之,我感觉古龙自导片子比不上台湾其他导演,如欧阳俊,欧阳弘,田鹏导演的古龙剧。
古龙电影的影响,还在于它开创一个武侠电影古龙化的时代,持续到80年代中期,那些非古龙所著的武侠电影总和古龙脱不开关系,比如蒙太奇的运用,人物形象是浪子杀手,剧情铺展善用悬念,武打设计以快著称,人物语言短促有力。完全的古龙套路。


    79年的台湾电影《水月门》是很有古风的片子:皇少英是杀手组织水月门的大公子,对杀手生涯已心生厌倦。一日忽被父亲派去杀一个叫白玉龙的江洋大盗,在见到白玉龙之前,皇爱上了白的女儿,于是他放了白的生路,条件是带走他的女儿。
    这时水月门里传来消息,说皇少英弑父后畏罪潜逃,宣布这一切的竟然是与皇少英感情甚好的二弟,于是水月门里高手出动追杀皇少英,皇被迫逃往师叔所在的星星崖避难。一切看起来似乎是二弟轼父,嫁祸于皇少英。此时突有变故,水月门四护法之一的雷突然叛变,轻易就杀死了不会武功的二弟,雷自己也被其他护法杀死。
    于是,皇少英跟随师叔回水月门主持大局,走到一座墓前,死去的二弟突然“复活”出现,原来,这一切都是兄弟两的布局,他们早知父亲被害,为引蛇出洞,皇少英借杀白玉龙之名下山,之后二弟再派人追杀,皇少英因此名正言顺到星星崖监视仇人,二弟则一直装成文弱书生,意欲引出水月门里的内应,被杀死的不过一名替身而已。就这样,自以为在算计别人的阴谋者,实际上在一开始就陷入了别人的圈套。

    当初我看过这部电影后,一直以为是古龙的作品,矗立在冷风中的杀手,一直跟在皇少英身后的黑衣蒙面人,敌对的高手之间的惺惺相吸,以及最后仇人是师叔的结局。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熟悉。其中有个片段。入夜,白姑娘坐在屋中,只有古琴孤灯相伴。
    皇少英则静坐屋外的大石上,宝剑立于面前,等白玉龙回来。突然天降暴雨,白姑娘请他进屋,他不为所动,笔直着腰杆说:跋山涉水,餐风露宿,这便是杀手生涯!”当时我立刻想起了《天涯明月刀》,天涯孤客和风尘女子,几乎是出于天性要相互吸引,可偏偏迸出的火花被他们所处的地位所阻隔。似水柔情最终还是溶化了看似冷傲的心,这似乎也应了傅红雪那样浪子的归宿。

    古龙电影盛行的另一个表现是电影名称的沾亲带故,有部电影叫〈玉剑留香〉,郑少秋主演,剧情实在和古龙扯不上边,可里头郑少秋的形象明显就是楚留香,保护一堆女子。名字居然叫荆无命。
    里头那个巫师居然叫老伯,差点没让我晕倒。同样还有《侠影留香》里孟飞饰演的原帅,也是以楚留香为原型,名字不同而已。包括以上《水月门》里的“皇少英”“白玉龙”是否衍生于《七种武器》里的“萧少英”“白玉京”,也令人怀疑.

    同时受《流星蝴蝶剑》《天涯明月刀》的影响,三段式电影名开始流行,象《奇谋妙计五福星》《碧水寒山夺命金 》《风流残剑血无痕》《冷月孤星剑无情》等等,其影响甚至波及言情文艺片,有《夏日假期玫瑰花》、《爱情文凭牛仔裤》、《咖啡美酒柠檬汁》,不一而足。

    托古龙的福,整个古派都兴盛起来,古派代表黄鹰的《天蚕变》系列《沈胜衣》《惊魂六计》龙乘风的《快刀浪子》也被陆续拍成电影,使当时本是个编剧的黄鹰挤身于武侠界中,名噪一时。
  港台古龙电影中涌现了一批有气质的大腕级人物。这里介绍几位古龙电影中的大侠。

    姜大卫是我最欣赏的演员,他年轻的时候面庞消瘦,经常一身白衣如雪,显得叛逆而冷酷。饰演过中原一点红,丁宁,李坏,沈浪。不过,姜大卫更多还是出现在张彻的电影里。
    狄龙演过的角色最多,从憔悴的小李探花到风度翩翩的楚留香再到一脸沧桑的萧十一郎,虽说可圈可点,但过于纷杂反而磨灭了个性。

    田鹏则是台湾第一武打小生,是古龙电影的主要演员之一。曾主演获嘎纳电影界大奖的《侠女》第一次看见他是在他主演的〈飘香剑雨〉里,那时年轻有英气,脸上常常挂着懒洋洋的笑容。我本来对古龙早期的书不感冒的,就因为他,我才跑到书上去追寻吕南人的足迹。
    不过还是最喜欢他的“姜断弦”,冷酷,自负,高傲,独独不见书上说的怕死。书上的姜断弦我反而不怎么喜欢,特别是彭十三豆这个名字听得别扭。另外他还主演了古龙编剧的《折剑传奇》,在《新月传奇》里演史天王之一。直到85年的电视剧《怒剑狂花》里还能看到他演的殷鸿飞。他的弟弟田鹤也倍受古龙的青睐,他大概是最早在台湾电影里饰演楚留香的人吧,另外〈飘香剑雨〉〈多情双宝环〉等电影里也能看到他的身影。

    孟飞也是最早演古龙剧的人之一,多演楚留香陆小凤那样的风流人物,只不过名字喜欢变来变去的,在〈桃花传奇〉里叫大笑将军李笑,在〈侠影留香〉里叫原帅。我觉得他演的楚留香都象陆小凤,贴着两撇小胡子,嬉皮笑脸的。
    说到他也许许多人都会想起和他一起主演〈西门无恨〉的丑女杨均均。原来此女人不仅容貌丑陋,而且脸皮极厚。从80年代就开始糟蹋古龙笔下的美女了,先后蹂躏了沙曼,张洁洁,新月公主,后来到90年代更加变本加厉,自编自导〈桃花传奇〉60集,差点版权都卖不出去,和她演对手戏的还都是些大帅哥,象刘德凯,焦恩俊,孟飞。个个叫苦连天。这女人真是有够自恋的。
    另提一句,没想到刘德凯年轻时居然是演武侠的,还挺帅,扮演了〈借尸还魂〉的楚留香和〈多情双宝环〉里的王桐。不知怎么后来转演阿姨剧了,真是世风日下啊!
    王冠雄和刘德凯都是古龙的朋友,曾经一起投资搞影视公司。因此,二人不仅主演古龙电影,还参与编导,可以算是古龙剧的主将了,王冠雄的片子我好象只看过〈名剑风流〉和〈大地飞鹰〉和《月夜斩》大地飞鹰拍得不错,可惜女主角忒丑。

    还不得不提凌云,他好象是唯一在港台古龙剧里都频繁出现的人,最常演的是中原一点红。百分之70的古龙电影都能看到他扮演的冷面人物,像卜鹰,西门吹雪,杨铮等等。他的名字几乎成为那时大侠的代称.
    当然男角还有徐少强,郑少秋,尔东升等人,女角有潘迎紫,孙嘉玲,井丽,龙君儿,赵雅芝,余安安等人,就不一一介绍了,对那个时代演员的总体印象是,也许他们并不是很帅,却都是有独特气质的个性演员。

    当然,那时代也不是部部经典,在80年代中期就能看出古龙瞎改编风的端倪来了。82年的〈飞刀又见飞刀〉就是典型的烂片,李寻欢成了李坏他爸,是个瘸子。李坏自以为是龙小云,要找李寻欢报仇。里面连独孤求败都整出来了,还是个好色的痞子。
    剧情乱七八糟。这导演叫黄泰来,就是《琥珀青龙》的编剧,当初亚视本准备靠那部剧翻身,特地请来姜大卫助阵,结果因为编剧水平太次而一败涂地,没想到他还不止毁灭古龙一部剧啊,我算是记着他了。
  
    古龙电影衰落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
    到了80年代中期,由于电视剧的兴起,加之〈射雕〉的热播,古龙热渐渐的淡了下去,至少在电影这一块,古龙的改编版是越来越少了,质量是江河日下。曾志伟搞的〈绝代双骄〉纯粹无哩头,小鱼儿都和花无缺谈恋爱了,还有什么〈新流星蝴蝶剑〉又是奶声奶气加打情骂俏,什么玩意儿。
    直到90年代中期狄龙主演的〈边城浪子〉才为古龙争回了点面子,那部两岸三地制作的电影比较忠实于原著,功夫设计的也不错,狄龙的傅红雪虽老点,却很大气。记得序幕就是在漫天大雪里展开的,傅红雪一刀断敌。走进万马堂时手一卷,对方的刀就成了麻花。那部电影是唯一一部我所喜欢的90年代以后古龙电影。

    另外,大陆在89年拍了一个〈决不低头〉的改编版本〈一无所有〉,出乎意料的卖座,我没看过,不过据我一看过的朋友说,非常震撼,以至我一提黑豹,他就立即想起那部电影。
    在97年那一别后,大概是10年没能看到象样的古龙电影了!
    网上年年翻新一遍古龙影视改编表,我看了,比较全,但在电影这块,却是远远不够。就我看过的《月夜斩》《桃花传奇》《中原一点红》台版《英雄无泪》都没有收入,可见岁月流逝,难拾旧梦,要完整再现古龙过去的辉煌还有待时日。
    目前的新希望
    听说张鹏翼导演要重拍楚留香,我对他是百分之百信任,因为我看过他执导的〈七种武器〉和85年的〈楚留香新传〉,绝对原汁原味。
    尔东升导演的〈三少爷的剑〉迟早也得出炉,还有数字版〈陆小凤〉,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论坛注册

关于我们|光影久久华语电影资料库 ( 粤ICP备10240225号 )   联系管理员

GMT+8, 2022-10-5 17:57 , Processed in 0.044565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Theme by Admin987.com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