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注册 登录
光影久久华语电影资料库 返回首页

倚天屠龙的个人空间 http://gy99.org/bbs/?539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八岁女童墓志铭:我来过,我很乖(催人泪下)

热度 11已有 963 次阅读2011-1-7 19:46 |

“我的路不在小朋友走的小小的路上,我的路不在汽车跑的宽宽的路上。上山时我喜欢走我的路,下山时我和小鸟一起唱歌。要是你们也肯在我的路上走走,你们会听见我和小鸟在唱歌。听着歌声向前走,路就是再长,也不会觉得累。我喜欢走我的路。” ——佘艳亲笔文章《我的路》

善良的人们都去向她敬上鲜花吧!

佘艳网上纪念馆:http://www.ty999.net/jb/dr11.asp?id=119

 

             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做佘艳,她有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她有一颗透亮的童心。她是一个孤儿,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活了8年,她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话是“我来过我很乖”。她希望死在秋天,纤瘦的身体就像一朵花自然开谢的过程。在遍地黄花堆积,落叶空中旋舞时候,她会看见横空远行雁儿们。她自愿放弃治疗,把全世界华人捐给她的54万元救命钱分成了7份,把生命当成希望的蛋糕分别给了7个正徘徊在生死线的小朋友。
我自愿放弃治疗
   她一出生就不知亲生父母,她只有收养她的“爸爸”。
   1996年11月30日,那是当年农历10月20日,因为“爸爸”佘仕友在永兴镇沈家冲一座小桥旁的草丛中发现被冻得奄奄一息的这个新生婴儿时,发现她的胸口处插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10月20日晚上12点。”
   家住四川省双流县三星镇云崖村二组的佘仕友当时30岁,因为家里穷一直找不到对象,如果要收养这个孩子,恐怕就更没人愿意嫁进家门了。看着怀中小猫一样嘤嘤哭泣的婴儿,佘仕友几次放下又抱起,转身走又回头,这个小生命已经浑身冰冷哭声微弱,再没人管只怕随时就没命了!咬咬牙,他再次抱起婴儿,叹了一口气:“我吃什么,你就跟我吃什么吧。”
   佘仕友给孩子取名叫佘艳,因为她是秋天丰收季节出生的孩子。单身汉当起了爸爸,没有母乳,也买不起奶粉,就只好喂米汤,所以佘艳从小体弱多病,但是非常乖巧懂事。春去春又回,如同苦藤上的一朵小花,佘艳一天天长大了,出奇得聪明乖巧,乡邻都说捡来的娃娃智商高,都喜欢她。尽管从小就多病,在爸爸的担惊受怕中,佘艳慢慢地长大了。
   命苦的孩子的确不一般,从5岁起,她就懂得帮爸爸分担家务,洗衣、煮饭、割草她样样做得好,她知道自己跟别家的孩子不一样,别家的孩子有爸爸有妈妈,自己的家里只有她和爸爸,这个家得靠她和爸爸一起来支撑,她要很乖很乖,不让爸爸多一点点忧心生一点点气。
   上小学了,佘艳知道自己要好学上进要考第一名,不识字的爸爸在村里也会脸上有光,她从没让爸爸失望过。她给爸爸唱歌,把学校里发生的趣事一样一样讲给爸爸听,把获得的每一朵小红花仔仔细细贴在墙上,偶尔还会调皮地出道题目考倒爸爸……每当看到爸爸脸上的笑容,她会暗自满足:“虽然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也有妈妈,但是能跟爸爸这样快乐地生活下去,也很幸福了。”
   2005年5月开始,她经常流鼻血。有一天早晨,佘艳正欲洗脸,突然发现一盆清水变得红红的,一看,是鼻子里的血正向下滴,不管采用什么措施,都止不住。实在没办法,佘仕友带她去乡卫生院打针,可小小的针眼也出血不止,她的腿上还出现大量“红点点”,医生说,“赶快到大医院去看!”来到成都大医院,可正值会诊高峰,她排不上轮次。独自坐在长椅上按住鼻子,鼻血像两条线直往下掉,染红了地板。他觉得不好意思,只好端起一个便盆接血,不到10分钟,盆子里的血就盛了一半。
   医生见状,连忙带孩子去检查。检查后,医生马上给他开了病危通知单。他得了“急性白血病”!
   这种病的医疗费是非常昂贵的,费用一般需要30万元!佘仕友懵了。看着病床上的女儿,他没法想太多,他只有一个念头:救女儿!借遍了亲戚朋友,东拼西凑的钱不过杯水车薪,距离30万实在太远,他决定卖掉家里唯一还能换钱的土坯房。可是因为房子太过破旧,一时找不到买主。
   看着父亲那双忧郁的眼睛和日渐消瘦的脸,佘艳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一次,佘艳拉着爸爸的手,话还未出口眼泪却冒了出来:“爸爸,我想死……”
   父亲一双惊愕的眼睛看着她:“你才8岁,为啥要死?”
   “我是捡来的娃娃,大家都说我命贱,害不起这病,让我出院吧……”
   6月18日,8岁的佘艳代替不识字的爸爸,在自己的病历本上一笔一画地签字:“自愿放弃对佘艳的治疗。”
   8岁女孩乖巧安排后事
   当天回家后,从小到大没有跟爸爸提过任何要求的佘艳,这时向爸爸提出两个要求:她想穿一件新衣服,再照一张相片,她对爸爸解释说:“以后我不在了,如果你想我了,就可以看看照片上的我。”
   第二天,爸爸叫上姑姑陪着佘艳来到镇上,花30元给佘艳买了两套新衣服,佘艳自己选了一套粉红色的短袖短裤,姑姑给她选了一套白色红点的裙子,她试穿上身就舍不得脱下来。三人来到照相馆,佘艳穿着粉红色的新衣服,双手比着V字手势,努力地微笑,最后还是忍不住掉下泪来。
  
    她已经不能上学了,她长时间背着书包站在村前的小路上,目光总是湿漉漉的。
   如果不是《成都晚报》的一个叫傅艳的记者,佘艳将像一片悄然滑落的树叶一样,静静地从风中飘下来。
   记者阿姨从医院方面得知了情况,写了一篇报道,详尽叙说佘艳的故事。旋即,《8岁女孩乖巧安排后事》的故事在蓉城传开了,成都被感动了,互联网也被感动了,无数市民为这位可怜的女孩心痛不已,从成都到全国乃至全世界,现实世界与互联网空间联动,所有爱心人士开始为这个弱小的生命捐款,“和谐社会”成为每个人心中的最强音。短短10天时间,来自全球华人捐助的善款就已经超过56万元,手术费用足够了,小佘艳的生命之火被大家的爱心再次点燃!宣布募捐活动结束之后,仍然源源不断收到全球各地的捐款。所有的钱都到位了,医生也尽自己最大努力,一个接一个的治疗难关也如愿地一一闯过!大家沉着地微笑着等待成功的那一天!有网友如是写道:“佘艳,我亲爱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健康的离开医院;我祈祷你能顺利的回到学校;我盼望你能平安的长大成人;我幻想我能高兴的陪你出嫁。佘艳,我亲爱的孩子……”
   6月21日,放弃治疗回家等待死神的佘艳被重新接到成都,住进了市儿童医院。钱有了,卑微的生命有了延续下去的希望的理由 。 佘艳接受了难以忍受的化疗。玻璃门内,佘艳躺在病床上输液,。床头旁边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放一个塑料盆,她不时要侧身呕吐。小女孩的坚强令所有人吃惊。她的主治医生徐鸣介绍,化疗阶段胃肠道反应强烈,佘艳刚开始时经常一吐就是大半盆,可她“连吭都没吭一声”。刚入院时做骨髓穿刺检查,针头从胸骨刺入,她“没哭,没叫,眼泪都没流,动都不动一下”。
   佘艳从出生到死亡,没有得到一丝母爱的关照。当徐鸣医生提出:“佘艳,给我当女儿吧!”佘艳眼睛一闪,泪珠儿一下就涌了出来。第二天,当徐鸣医生来到她床前的时候,佘艳竟羞羞答答地叫了一声:“徐妈妈。”徐鸣开始一愣,继而笑逐颜开,甜甜地回了一声:“女儿乖。”
   所有的人都期待奇迹发生,所有的人都在盼望佘艳重生的那一刻。很多市民来到医院看望佘艳,网上很多网民都在问候这位可怜的孩子,她的生命让陌生的世界撒满了光明。
   那段时间,病房里堆满了鲜花和水果,到处弥漫着醉人的芬芳。
   两个月化疗,佘艳陆续闯过了9次“鬼门关”,感染性休克、败血症、溶血、消化道大出血……每次都逢凶化吉。由省内甚至国内权威儿童血液病专家共同会诊确定的化疗方案,效果很好,“白血病”本身已经被完全控制了!所有人都在企盼着佘艳康复的好消息。
   但是,化疗药物使用后可能引起的并发症非常可怕。而与别的很多白血病孩子比较,佘艳的体质差很多。经此手术后她的体质更差了。
   8月20日清晨,她问傅艳:“阿姨,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给我捐款?”
   “因为,他们都是善良人。”
   “阿姨,我也做善良人。”
   “你自然是善良人。善良的人要相互帮助,就会变得更加善良。”
   佘艳从枕头下摸出一个数学作业本,递给傅艳:“阿姨,这是我的遗书……”
   傅艳大惊,连忙打开一看,果然是小佘艳安排的后事。这是一个年仅8岁的垂危孩子,趴在病床上用铅笔写了三页纸的《遗书》。由于孩子太小,有些字还不会写,且有个别错别字。看得出整篇文章并不是一气呵成写完的,分成了六段。开头是“傅艳阿姨”,结尾是“傅艳阿姨再见”,整篇文章“傅艳阿姨”或“傅阿姨”共出现7次,还有9次简称记者为“阿姨”。这16个称呼后面,全部是关于她离世后的“拜托”,以及她想通过记者向全社会关心她的人表达“感谢”与“再见”。
   “阿姨再见,我们在梦中见。傅艳阿姨,我爸爸房子要垮了。爸爸不要生气,不要跳楼。傅阿姨你要看好我爸爸。阿姨,医我的钱给我们学校一点点,多谢阿姨给红十字会会长说。我死后,把剩下的钱给那些和我一样病的人,让他们的病好起来……”
   这封遗书,让傅艳看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我来过,我很乖
   8月22日,由于消化道出血,几乎一个月不能吃东西而靠输液支撑的佘艳,第一次“偷吃东西”,她掰了一块方便面塞进嘴里。很快消化道出血加重,医生护士紧急给她输血、输液……看着佘艳腹痛难忍、痛苦不堪的样子,医生护士都哭了,大家都愿意帮她分担痛苦,可是,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无济于事。
   8岁的小佘艳终于远离病魔的摧残,安详离去。
   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那个美丽如诗、纯净如水的“小仙女”真的去了另一个世界吗?记者傅艳抚摸着佘艳渐渐冰冷的小脸,泣不成声,再也不能叫他阿姨了,再也不能笑出声来了……
   四川在线,网易等网站沉浸在泪海里,互联网被泪水打湿透了,“心痛到不能呼吸”。每个网站的消息帖子下面都有上万条跟帖,花圈如山,悼词似海,一位中年男士喃喃低语:“孩子,你本来就是天上的小天使,张开小翅膀,乖乖地飞吧……”8月26日,她的葬礼在小雨中举行,成都市东郊殡仪馆火化大厅内外站满了热泪盈眶的市民。他们都是8岁女孩佘艳素不相识的“爸爸妈妈”。为了让这个一出生就被遗弃、患白血病后自愿放弃自己的女孩,最后离去时不至于太孤单,来自四面八方的“爸爸妈妈们”默默地冒雨前来送行。
   她墓地有她一张笑吟吟的照片,碑文正面上方写着:“我来过,我很乖(1996.11.30.--2005.8.22)”
   后面刻着关于佘艳身世的简单介绍,最后两句是:“在她有生之年,感受到了人世的温暖。小姑娘请安息,天堂有你更美丽。”
   遵照小佘艳的遗愿,把剩下的54万元医疗费当成生命的馈赠留给其他患白血病的孩子。这7个孩子分别是杨心琳、徐黎、黄志强、刘灵璐、张雨婕、高健、王杰。这七个可怜的孩子,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只有2岁,都是家境非常困难,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贫困子弟。
   9月24日,第一个接受佘艳生命馈赠的女孩徐黎在华西医大成功进行手术后,她苍白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微笑:“我接受了你生命赠与,谢谢佘艳妹妹,你一定在天堂看着我们。请你放心,以后我们的墓碑上照样刻着:我来过,我很乖……



 

佘艳网上纪念馆地址:bdlly.com/gang/ShowPost.asp?id=1171

佘艳 “我的路不在小朋友走的小小的路上,我的路不在汽车跑的宽宽的路上。上山时我喜欢走我的路,下山时我和小鸟一起唱歌。要是你们也肯在我的路上走走,你们会听见我和小鸟在唱歌。听着歌声向前走,路就是再长,也不会觉得累。我喜欢走我的路。” ——佘艳亲笔文章《我的路》小女孩叫佘艳。 八岁女童墓志铭:我来过,我很乖 这个故事的发生感动了不少人。很有意义。 这是一个叫余艳的的小女孩,她有双亮晶晶的大眼睛,还有一颗透亮的童心。她是一个孤儿,只有个收养她的“爸爸”,她在这个世界上只活了8年,她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话是“我来过我很乖”。她自愿放弃治疗,把全世界华人捐给她的54万元救命钱分成了7份,把生命当成希望的蛋糕分别给了7个正徘徊在生死线的小朋友。她希望死在秋天,纤瘦的身体就像一朵花自然开谢的过程….. 1996年11月30日,那是当年农历10月20日,因为“爸爸”佘仕友在永兴镇沈家冲一座小桥旁的草丛中发现被冻得奄奄一息的这个新生婴儿时,发现她的胸口处插着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10月20日晚上12点。” 家住四川省双流县三星镇云崖村二组的佘仕友当时30岁,因为家里穷一直找不到对象,如果要收养这个孩子,恐怕就更没人愿意嫁进家门了。看着怀中小猫一样嘤嘤哭泣的婴儿,佘仕友几次放下又抱起,转身走又回头,这个小生命已经浑身冰冷哭声微弱,再没人管只怕随时就没命了!咬咬牙,他再次抱起婴儿,叹了一口气:“我吃什么,你就跟我吃什么吧。”佘仕友给孩子取名叫佘艳,因为她是秋天丰收季节出生的孩子。单身汉当起了爸爸,没有母乳,也买不起奶粉,就只好喂米汤,所以佘艳从小体弱多病,但是非常乖巧懂事。春去春又回,如同苦藤上的一朵小花,佘艳一天天长大了,出奇得聪明乖巧,乡邻都说捡来的娃娃智商高,都喜欢她。尽管从小就多病,在爸爸的担惊受怕中,佘艳慢慢地长大了。 命苦的孩子的确不一般,从5岁起,她就懂得帮爸爸分担家务,洗衣、煮饭、割草她样样做得好,她知道自己跟别家的孩子不一样,别家的孩子有爸爸有妈妈,自己的家里只有她和爸爸,这个家得靠她和爸爸一起来支撑,她要很乖很乖,不让爸爸多一点点忧心生一点点气。 上小学了,佘艳知道自己要好学上进要考第一名,不识字的爸爸在村里也会脸上有光,她从没让爸爸失望过。她给爸爸唱歌,把学校里发生的趣事一样一样讲给爸爸听,把获得的每一朵小红花仔仔细细贴在墙上,偶尔还会调皮地出道题目考倒爸爸……每当看到爸爸脸上的笑容,她会暗自满足:“虽然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也有妈妈,但是能跟爸爸这样快乐地生活下去,也很幸福了。” 2005年5月开始,她经常流鼻血。有一天早晨,佘艳正欲洗脸,突然发现一盆清水变得红红的,一看,是鼻子里的血正向下滴,不管采用什么措施,都止不住。实在没办法,佘仕友带她去乡卫生院打针,可小小的针眼也出血不止,她的腿上还出现大量“红点点”,医生说,“赶快到大医院去看!”来到成都大医院,可正值会诊高峰,她排不上轮次。独自坐在长椅上按住鼻子,鼻血像两条线直往下掉,染红了地板。他觉得不好意思,只好端起一个便盆接血,不到10分钟,盆子里的血就盛了一半。 医生见状,连忙带孩子去检查。检查后,医生马上给他开了病危通知单。他得了“急性白血病”! 这种病的医疗费是非常昂贵的,费用一般需要30万元!佘仕友懵了。看着病床上的女儿,他没法想太多,他只有一个念头:救女儿!借遍了亲戚朋友,东拼西凑的钱不过杯水车薪,距离30万实在太远,他决定卖掉家里唯一还能换钱的土坯房。可是因为房子太过破旧,一时找不到买主。 看着父亲那双忧郁的眼睛和日渐消瘦的脸,佘艳总有一种酸楚的感觉。一次,佘艳拉着爸爸的手,话还未出口眼泪却冒了出来:“爸爸,我想死……” 父亲一双惊愕的眼睛看着她:“你才8岁,为啥要死?” “我是捡来的娃娃,大家都说我命贱,害不起这病,让我出院吧……” 6月18日,8岁的佘艳代替不识字的爸爸,在自己的病历本上一笔一画地签字:“自愿放弃对佘艳的治疗。” 当天回家后,从从小到大没有跟爸爸提过任何要求的佘艳,这时向爸爸提出两个要求:她想穿一件新衣服,再照一张相片,她对爸爸解释说:“以后我不在了,如果你想我了,就可以看看照片上的我。” 第二天,爸爸叫上姑姑陪着佘艳来到镇上,花30元给佘艳买了两套新衣服,佘艳自己选了一套粉红色的短袖短裤,姑姑给她选了一套白色红点的裙子,她试穿上身就舍不得脱下来。三人来到照相馆,佘艳穿着粉红色的新衣服,双手比着v字手势,努力地微笑,最后还是忍不住掉下泪来。 她已经不能上学了,她长时间背着书包站在村前的小路上,目光总是湿漉漉的。 如果不是《成都晚报》的一个叫傅艳的记者,佘艳将像一片悄然滑落的树叶一样,静静地从风中飘下来。 记者阿姨从医院方面得知了情况,写了一篇报道,详尽叙说佘艳的故事《8岁女孩乖巧安排后事》的故事在蓉城传开了,成都被感动了,互联网也被感动了,无数市民为这位可怜的女孩心痛不已,从成都到全国乃至全世界,现实世界与互联网空间联动,所有爱心人士开始为这个弱小的生命捐款,“和谐社会”成为每个人心中的最强音。短短10天时间,来自全球华人捐助的善款就已经超过56万元,手术费用足够了,小佘艳的生命之火被大家的爱心再次点燃!宣布募捐活动结束之后,仍然源源不断收到全球各地的捐款。所有的钱都到位了,医生也尽自己最大努力,一个接一个的治疗难关也如愿地一一闯过!大家沉着地微笑着等待成功的那一天!有网友如是写道:“佘艳,我亲爱的孩子!我希望你能健康的离开医院;我祈祷你能顺利的回到学校;我盼望你能平安的长大成人;我幻想我能高兴的陪你出嫁。佘艳,我亲爱的孩子……”6月21日,放弃治疗回家等待死神的佘艳被重新接到成都,住进了市儿童医院。钱有了,卑微的生命有了延续下去的希望和理由。 佘艳接受了难以忍受的化疗。玻璃门内,佘艳躺在病床上输液,床头旁边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放一个塑料盆,她不时要侧身呕吐。小女孩的坚强令所有人吃惊。她的主治医生徐鸣介绍,化疗阶段胃肠道反应强烈,佘艳刚开始时经常一吐就是大半盆,可她“连吭都没吭一声”。刚入院时做骨髓穿刺检查,针头从胸骨刺入,她“没哭,没叫,眼泪都没流,动都不动一下”。 佘艳从出生到死亡,没有得到一丝母爱的关照。当徐鸣医生提出:“佘艳,给我当女儿吧!”佘艳眼睛一闪,泪珠儿一下就涌了出来。第二天,当徐鸣医生来到她床前的时候,佘艳竟羞羞答答地叫了一声:“徐妈妈。”徐鸣开始一愣,继而笑逐颜开,甜甜地回了一声:“女儿乖。” 所有的人都期待奇迹发生,所有的人都在盼望佘艳重生的那一刻。很多市民来到医院看望佘艳,网上很多网民都在问候这位可怜的孩子,她的生命让陌生的世界撒满了光明。 那段时间,病房里堆满了鲜花和水果,到处弥漫着醉人的芬芳。 两个月化疗,佘艳陆续闯过了9次“鬼门关”,感染性休克、败血症、溶血、消化道大出血……每次都逢凶化吉。由省内甚至国内权威儿童血液病专家共同会诊确定的化疗方案,效果很好,“白血病”本身已经被完全控制了!所有人都在企盼着佘艳康复的好消息。 但是,化疗药物使用后可能引起的并发症非常可怕。而与别的很多白血病孩子比较,佘艳的体质差很多。经此手术后她的体质更差了。 8月20日清晨,她问傅艳:“阿姨,你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给我捐款?” “因为,他们都是善良人。” “阿姨,我也做善良人。” “你自然是善良人。善良的人要相互帮助,就会变得更加善良。” 佘艳从枕头下摸出一个数学作业本,递给傅艳:“阿姨,这是我的遗书……” 傅艳大惊,连忙打开一看,果然是小佘艳安排的后事。这是一个年仅8岁的垂危孩子,趴在病床上用铅笔写了三页纸的《遗书》。由于孩子太小,有些字还不会写,且有个别错别字。看得出整篇文章并不是一气呵成写完的,分成了六段。开头是“傅艳阿姨”,结尾是“傅艳阿姨再见”,整篇文章“傅艳阿姨”或“傅阿姨”共出现7次,还有9次简称记者为“阿姨”。这16个称呼后面,全部是关于她离世后的“拜托”,以及她想通过记者向全社会关心她的人表达“感谢”与“再见”。 “阿姨再见,我们在梦中见。傅艳阿姨,我爸爸房子要垮了。爸爸不要生气,不要跳楼。傅阿姨你要看好我爸爸。阿姨,医我的钱给我们学校一点点,多谢阿姨给红十字会会长说。我死后,把剩下的钱给那些和我一样病的人,让他们的病好起来……” 这封遗书,让傅艳看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8月22日,由于消化道出血,几乎一个月不能吃东西而靠输液支撑的佘艳,第一次“偷吃东西”,她掰了一块方便面塞进嘴里。很快消化道出血加重,医生护士紧急给她输血、输液……看着佘艳腹痛难忍、痛苦不堪的样子,医生护士都哭了,大家都愿意帮她分担痛苦,可是,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无济于事。 8岁的小佘艳终于远离病魔的摧残,安详离去。 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那个美丽如诗、纯净如水的“小仙女”真的去了另一个世界吗?记者傅艳抚摸着佘艳渐渐冰冷的小脸,泣不成声,再也不能叫他阿姨了,再也不能笑出声来了…… 四川在线,网易等网站沉浸在泪海里,互联网被泪水打湿透了,“心痛到不能呼吸”。每个网站的消息帖子下面都有上万条跟帖,花圈如山,悼词似海,一位中年男士喃喃低语:“孩子,你本来就是天上的小天使,张开小翅膀,乖乖地飞吧……”8月26日,她的葬礼在小雨中举行,成都市东郊殡仪馆火化大厅内外站满了热泪盈眶的市民。他们都是8岁女孩佘艳素不相识的“爸爸妈妈”。为了让这个一出生就被遗弃、患白血病后自愿放弃自己的女孩,最后离去时不至于太孤单,来自四面八方的“爸爸妈妈们”默默地冒雨前来送行。 她墓地有她一张笑吟吟的照片,碑文正面上方写着:“我来过,我很乖(1996.11.30.--2005.8.22)” 后面刻着关于佘艳身世的简单介绍,最后两句是:“在她有生之年,感受到了人世的温暖。小姑娘请安息,天堂有你更美丽。” 遵照小佘艳的遗愿,把剩下的54万元医疗费当成生命的馈赠留给其他患白血病的孩子。这7个孩子分别是杨心琳、徐黎、黄志强、刘灵璐、张雨婕、高健、王杰。这七个可怜的孩子,年龄最大的19岁,最小的只有2岁,都是家境非常困难,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贫困子弟。 9月24日,第一个接受佘艳生命馈赠的女孩徐黎在华西医大成功进行手术后,她苍白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微笑:“我接受了你生命赠与,谢谢佘艳妹妹,你一定在天堂看着我们。请你放心,以后我们的墓碑上照样刻着:我来过,我很乖……”   佘艳(1996.11.30.-2005.8.22.)  2005年8月22日18时50分,由于突然发生严重颅内大出血,倍受全球华人关注的“自愿放弃自己”的8岁女孩佘艳,离开了爱她疼她的、遍布全世界的成千上万个“爸爸妈妈”……23日上午11时,佘艳的养父佘仕友、姑妈佘小花、姑父郭永成和记者一道,前往陪伴已经躺在殡仪馆冰柜里的佘艳。她的小脚上第一次穿上了袜子,一双雪白的袜子,配一双小巧的红皮鞋,这是她心目中“白雪公主”的打扮。她的嘴角,依稀带着一抹乖乖的微笑。  意外!佘艳仰面猛倒颅内大出血!  23日一大早,佘艳已经走了。  急急来到医院,佘小花一把抱住记者嚎啕大哭:“舍不得啊,我的乖女啊……”为什么?那么多次难关都一一闯过了,感染性休克、败血症、溶血、消化道大出血……两个月来,记者不下三次接到佘小花、佘仕友打来的电话,说:“佘艳正在抢救,快要不行了!”可每次都逢凶化吉。这次是为什么?  佘小花说,22日白天,由于消化道出血不能吃东西的佘艳,第一次“偷吃东西”,她掰了一把干面条塞进嘴里。很快消化道出血加重,输血、输液……下午5时许,由于腹痛难忍,佘艳哀求抢救医生:“让我死吧,我难受!”看她痛苦不堪的可怜样子,医生护士都哭了,安慰她要勇敢,很快会好的。  突然佘艳挣扎着坐起来,又仰面猛倒下去,后脑勺重重地砸在枕头上!  猛烈的头部撞击,当即引起了致命的颅内大出血!2分钟后,她的呼吸心跳骤然停止。  全体医护人员震惊之下,连续抢救80分钟,佘艳还是走了……   孩子!你已9次闯过了“鬼门关”   6月21日晚,奄奄一息、身无分文的白血病女孩佘艳,从家乡被带到了成都市儿童医院血液科。次日,本报《8岁女孩安排自己后事》的报道,被网易新闻中心及全国数十家媒体转载。被大家形容为“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般让人心疼心动”的佘艳,打动了无数人的心。大量来自全球范围的汇款单、信件如雪片一般飞来。  与别的很多白血病孩子比较,佘艳的体质差很多。从小到大,没有喝过牛奶,几个月才能吃一次肉。而她所患的“混合型白血病”治疗难度比单纯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困难得多。  在足有两寸厚的佘艳病历中看到,由省内甚至国内权威儿童血液病专家共同会诊确定的化疗方案,效果很好,“白血病”本身已经被完全控制了。但是,化疗药物使用后,接二连三发生了九次可能致死的严重并发症。经过医务人员连续“抗战”,每一次都闯过来了!大家都很有信心,一定能继续一关接一关地战斗到胜利的那一天。

  痛苦!白血病儿童的求生路铺满荆棘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过程对一个年仅8岁的孩子来说,实在太痛苦了。

  消化道大出血,必须“禁食”。虽然每天通过血管输了很多营养液,可连续一个月不吃东西,佘艳饿!每到吃饭时间,房间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她就带着渴求的表情盯着别人的饭碗。  徐妈妈(自从住院后她一直这样称呼徐鸣主任)实在看不过去了,对她说:“乖女儿,等你病好了,妈妈带你去吃肯德基!”她的表情之茫然,因为她无法想象什么是“肯德基”。  生病后,往肉里、骨头里扎针,是每天必须接受的“酷刑”。开始一段时间,包括做骨穿,佘艳都会努力让自己“乖乖地笑”,坚持到手上、脚上全部是针眼,她开始怕了:“阿姨,慢慢,慢慢,我痛!”感染性休克!失血性休克!电解质紊乱!严重口腔溃疡!……   看似平淡的文字背后,对小佘艳来说都是生不如死的折磨,寒战、高烧,疼痛……   放弃!佘艳已悄悄地和我们道别  佘仕友说,之前佘艳刚经历了一次非常严重的消化道大出血,她心里明白自己差一点就死了。21号那天,她显得精神特别好。早上一起床,就张罗着教姑妈打牌,谁输了就打手板。佘小花说:“佘艳好聪明哦,每次都是她赢。但她只用小手轻轻摸一下姑妈的掌心就算打过了,嘿嘿地笑,好乖。”这一天,佘艳还在一个小小的通讯本上,给爸爸工工整整地抄下三个电话号码:“傅艳、徐妈妈、佘艳”。写完后,佘艳对爸爸说:“咱家里的房子全都被雨淋垮了,你以后的生活肯定好困难。将来有事就给傅艳阿姨或者徐妈妈打电话。还有,假如我死了,爸爸你要记得我。”佘仕友回答她:“你要是死了,我就去跳楼。”   小佘艳最后心愿:穿白袜子红皮鞋  23日的血液科病房因佘艳的离去显得特别压抑,佘艳最后住过的那间病房门前,一直有人含泪驻足。  在佘艳临“走”前,她眼睛望着徐妈妈刚给她买来的白袜子、红皮鞋,说出最后一句话:“我要……”她想要平生第一次穿双袜子!一说这个话题,徐鸣医生的眼眶立刻红了。  “20号晚上,变天了,很冷。那天有重病孩子在抢救,我路过佘艳病房,顺便叮嘱她别光着脚,赶紧把袜子穿上。她小声地说:‘妈妈,我从来没有穿过袜子。’当时我的心像被针扎一般疼了一下。等抢救结束,我立即找到佘艳,问她除了袜子,还想要什么?她小脸羞得通红,说还想要一双红皮鞋,配上白袜子,好像‘白雪公主’哦。由于21号一直在病房里忙碌,直到晚上才抽出空来,跑到童装专卖店90元钱买了一双红皮鞋、两双白袜子。22号早上,只是给佘艳试了一下,又赶紧脱下来,因为要在脚上扎针输液。”   安排后事:奔波整天送佘艳  从获悉不幸开始,心如刀绞。  这是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的孩子。她出生就被亲人遗弃,淳朴的山民佘仕友一家给了她比大山还深重的爱。天性聪颖的佘艳,8岁患上白血病,知道家境贫寒,自愿放弃治疗,自己安排好身后事,安静等死。当来自全世界的关爱围绕着她,佘艳懂得感恩,她写下“感谢全社会对我的关心……”   周五上午,小佘艳将在东郊火葬场火化,随即安葬。愿意送她最后一程的好心人,届时可前往参加。 “我来过,我很乖……

  1996.11.30.——2005.8.22(无名氏补注:农历,丙子年十月二十日—乙酉年七月十八日)  我们的孩子  佘艳之墓  全世界爱你的人” ——墓碑内容简介 注:已故的佘艳是中国四川成都人。 参考资料: 1.http://www.lifeall.com/Memorial/MemorialDefault.aspx?MemorialID=477 2.http://news.163.com/special/s/0001139V/sheyan050823.html

 

 

佘艳的遗书

以下是佘艳遗书全文。(由于孩子太小,有些字还不会写,且有个别错别字。按照她在文中的请求,记者进行了最简单的修饰。) 

“傅艳阿姨,我爸爸房子要垮了。 

阿姨,医我的钱给我们学校一点点,多谢阿姨给红十字会会长说。 

阿姨,第一段和第二段没有写好,多谢阿姨帮我改一下。 

我活的时间不多了,多谢阿姨帮我们。 

爸爸转告阿姨:帮爸爸找一份工作,还钱一万。 

借余帮远4000元;方远哥哥5000元;除了就是妈妈的。(注明,佘艳称呼的‘妈妈’是指她的姑父郭永成。) 

爸爸转告李老师:送我一程。 

日后再见。 

傅艳阿姨一定要把这件事做到。 

阿姨再见,我们在梦中见。 

大家再见。 

大家帮我的好心人,我日后都不会忘记这片心。 

我在10月20日(指农历,公历为11月30日)出生,到时请爸爸帮我请一名厨师。 

李老师我前面没有写好,帮我填一下。 

我爸爸来了。我还有很多话给你们讲。 

李老师我很想回来。 

回来看你一面。 

我在病床上,徐阿姨不要我回来。 

我爸把药买回来了。 

爸爸转告傅阿姨,办后事热热闹闹。 

爸爸不要生气,不要跳楼。傅阿姨你要看好我爸爸。 

阿姨我画的这副图是我们房子,我爸爸没有钱。 

傅阿姨来了,我不写了。 

傅艳阿姨再见。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回复 小茜 2011-1-22 04:11
回复 朱较瘦 2011-4-24 16:31
回复 麥兜小寶 2011-4-25 08:40
回复 缥缈 2011-4-30 15:32
只有当我们有改变谈们的经济实力时,才能少一些如此让人感动,却又令悲哀的事
回复 寡人 2011-5-6 11:19
回复 寡人 2011-5-14 12:47
回复 晨源铭 2011-7-8 09:59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论坛注册

关于我们|光影久久华语电影资料库 ( 粤ICP备10240225号 )   联系管理员

GMT+8, 2019-11-19 23:41 , Processed in 0.09522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2 Licensed Theme by Admin987.com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